感悟

苦才是人生唯觉是彼岸

我是2015年1月进入三级修学的,这样做最大的动力和目的就是要治疗自己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在不长不短的平凡的人生经历中,我切身感受到了人生是苦的现实。虽然从现象上看是苦乐参半的,但欢乐总是短暂,痛苦总是无解。

少年:求不得苦

我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父亲是老师,母亲是医生,衣食无忧。在外人看来,这是一个非常美满幸福的家庭,我却迫切地希望逃离。母亲强势严厉,对我的教育方法简单粗暴;她对父亲无休止地抱怨和争吵,让少年的我倍感委屈、痛苦和压抑。那时的我很羡慕其他同学有和蔼可亲的母亲,美满和谐的家庭,哪怕家庭条件差一些。所以,享受家庭的自由和温暖一直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。

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,我越来越孤僻、懦弱、自私、强迫,缺乏安全感。而排解内心苦闷的方式就是写日记,那些日记日后再看都会让我心疼,想去拥抱年少的自己。1997年,我开始异地求学,算是从形式上完成了逃离,但原生家庭对我的影响却远不止于此。

青年:轮回苦,爱别离苦

2002年毕业后,我来到上海,因为不愿独自面对生活的压力和对自由温暖的家庭生活的向往,我很快结婚生子。因为年纪小,家里人都宠着我,我几乎是饭来张口、衣来伸手,对家庭琐事自动屏蔽。以至于此后十年的时间里,我的生活能力和心智几乎没有任何成长。更可怕的是,在我教育儿子的时候,居然有我母亲的影子,曾经我最排斥的简单、粗暴、高压式的教育方法。我看到轮回力量的强大,同时感到深深的无力,因为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。虽然也看了一些心理学书籍,但始终没有找到能究竟解决自己情绪问题的方法。

不作死就不会死,2012年家庭解体,我的生活在很短的时间急转直下,除了物质条件的变化,更多的是心理上的不适应。很多感情的确是失去之后才会珍惜,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那么思念儿子。在他仰着疑惑的小脸问我“妈妈你为什么不能每天回家”的时候,我真的有痛到骨子里的感觉。同时因为之前从来没有单身生活过,我的生活能力极差,心理素质也不好,扛不住事。但也是在没有退路的时候,我的潜力不知不觉被激发出来。我开始为生活筹划,学习独立面对和解决问题,努力工作,买房装修投资,靠时间慢慢抚平一切伤痕。在我以为自己已经慢慢走出来的时候,更大的考验还在前面。

中年:病苦

我真正体会到心理问题是一种病,是在2014年的春天。开始是由于莫名的身体不适,人特别焦虑,后来就抑郁了。无法和身边的人交流,因为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这种痛苦。我丧失了对生活基本的兴趣,走在马路上很恍惚,看着平常熟悉的一切都很不真实,开始怀疑生命的意义。

我意识到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情绪问题了,我开始咨询心理医生,侥幸把自己从症状的泥潭中拯救了出来。但心底依然有深深的不安,觉得自己只是没有了症状,但还是没有从根源上解决心理问题,只要有合适的土壤,还有可能会复发。所以我将希望寄托于佛法,希望佛法能引领我走出生命的黑暗。不久我在网上发现了三级修学,然后回到了最开始提到的2015年1月。

因为我是抱着改变自己心态的想法进入三级修学的,而单纯的学习理论知识并不能实现这个目标。所以我从开始就很重视端正修学态度和八步骤的应用,因为这是能将法义落实到心行的前提和关键。

不敢说自己有多精进,但一年多的修学还是让我整个人有了显著的变化。对人对己慈悲宽容了,即使有情绪也能很快地平复,焦虑和患得患失的症状减轻了很多,认清了生命究竟的意义。这些收获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,所以状态好的时候的确有些麻木放松,觉得和过去相比自己已经很幸福了,好像没有什么能起烦恼的事情,运用佛法可以对治一切。

但是生活中真正遇到棘手的事情,才知道自己的智慧和慈悲还是非常匮乏。面对事情还是会不知所措,甚至会因为自己没有解决问题的智慧而烦躁,迁怒于他人。修行路上,不进则退,所以我要不断地提醒自己——我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,对佛法和导师常怀感恩和珍惜,精进修学,不辜负这难得的暇满人身。